国际交流

【优秀典型】留学漫谈:成就更好的自己

发布时间:2018-09-20  发布作者:  点击数:

留学漫谈:成就更好的自己

——“国家公派研究生项目”湖南大学学子风采


编者按:2007年,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启动“国家公派研究生项目”。作为项目签约实施高校,我校至今已选派898名公派生赴国外高水平大学及科研机构进行联合培养和攻读学位。2017年,144名学生获得留学资格,创历年新高。主要选派类别包括博士联合培养、攻读博士学位、硕士联合培养、攻读硕士学位等,主要留学国家包括美、英、澳、加、日、德等,留学单位涵盖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帝国理工学院等高水平学校和研究机构。我们选取了10位湖大学子的留学故事在此与大家分享。


罗勇强:在普林斯顿成为“自由的老虎”

人物名片:罗勇强,土木工程学院2015级博士,现在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进行博士联合培养,国内导师是张泠,国外导师是Forrest Meggers。  

  2017年,我还在申请国家公派留学的资格,而现在已经在美国度过了半年的时间。在曾经拥有菲茨杰拉德、约翰纳什、阿兰图灵、冯诺依曼等巨匠的普林斯顿大学里,感受着一股纯粹与优雅氛围,一种对科学的向往。

  在出国之前,我无意中看到了沈诞琦的一本书《自由的老虎》,作者从菲茨杰拉德说起,挖掘出一个又一个关于普林斯顿大学校友的精彩故事,讲述着一个又一个关于自由的老虎的故事(普林斯顿大学的吉祥物是老虎)。这座古老的大学一直在用其自由、包容的态度鼓励着一代一代的普林人奔跑在追求真理的路上。

  我这里的导师是建筑学院的Forrest教授,他年轻、幽默,有时会邀请我们去他家里,但是对于科学问题则极其严苛。目前,在Forrest课题组中研究辐射传感器的主要负责人并不是他的博士生,而是一名从哥伦比亚大学过来访问的本科生,而且还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这位说着一口纯正伦敦口音的学生叫做Nicholas。他从哥伦比亚大学来到这,从计算机专业跳到建筑学院,追求一切让他感兴趣的事情。

  我刚进入Forrest课题组的时候有一种茫然,“我在哪,我是谁,我要做什么”,Forrest说要我找到适合自己兴趣和专长的课题。随后,我进入地热换热器的研究,虽然在国内没有涉及过这方面,但是在传热学方面的研究经验帮助我很快找到了切入点。随后3个月时间,我不断推进研究工作,阅读大量相关文献,对模型进行详细推导与计算,最终在课题组另一位博士的协助下,以第一作者身份完成了我在普林斯顿大学撰写的第一篇学术论文。当我迫不及待地想通过导师的许可将论文进行投稿的时候,Forrest告诉我质量比数量更重要。这时我才发现,一篇高质量的论文除了内容本身以外,也要注重逻辑表达与连接,以及文章结构清晰度,在细节处更要注重每一个标点符号,这都让我感到受益匪浅。

在我来普林斯顿之前我以为我的课余活动会被这里的中国学生联合会承包,但是来了之后,普林斯顿大学的戴维斯国际中心却吸引了我。每周三在刘易斯楼举行的Tea Talk活动,吸引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国际学生,坐在一起,一边吃着国际中心免费提供的午餐,一边讨论着很多有意思的话题,这一次一次的互动中感受着不同国家文化的碰撞,在这里文化的多元性被充分发挥。而当夜幕降临,宁静的普林斯顿校园里,也许在某个实验室,正在进行着改变世界的科学研究。



郑梦洁:我在波士顿的雪里等你

  人物名片:郑梦洁,物理与微电子科学学院2016级博士,现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进行博士联合培养,国内导师是段辉高,国外导师是Karl K. Berggren  

  313日,在国内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我在波士顿经历第三场暴风雪。距离我进入麻省理工学院(MIT)已经几个月了,可以平静回首在学业及生活中的点滴心路历程。

  记得初到波士顿当晚就面临公寓灯坏,没网,房间俨如垃圾场的窘迫,第二天我收拾心情去MIT见了外导Karl Berggren教授。教授个子高大,蓄有络腮胡子,精神抖擞。初见面,他便非常热情地询问我是否安顿好了,并安排学生带领我参观了实验室。

  国外高校非常重视实验室安全问题,他们希望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开展高效的科研工作。进入实验室的第一步便是进行安全培训,学会避免发生安全问题和应对实验室紧急情况。在经历一个多月的安全培训后,我顺利在实验室开展实验。课题组组会每月进行一次,有时会因故取消,报告人由自荐产生。各个小方向的会议颇多且频繁,且非常重视与导师一对一交流研究进展。

  在美国,无论教授还是学生,他们都会将每天的工作行程提前安排在日历上。这样便于提醒自己,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天的工作与学习。美国人习惯使用邮件交流,这样的好处是邮件一直留有存根,查找记录和附件相当方便可靠。圣诞期间,我和组内的同学打算小聚,她便是使用邮件与我进行聚餐规划,依次罗列出她的计划。虽然当时我已经来美频繁使用邮件一月有余,但这也着实把我惊着了。

  作为世界著名学府,MIT的学习氛围非常浓厚,这或许就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吧,并且这种努力是相当高效的。在这里,虽然大部分人进行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是没有午睡习惯的他们从中午开始的工作效率非常高,而且对于科研的专注度很高,希望将技术做到极致,有需要的话可以连续通宵做实验。而且,学习没有年龄的限制。让我印象很深的是,我经常在实验室看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迈着蹒跚的步子,动手做实验,后来才了解到他是外导的导师。老爷爷的研究热情和动力深深震撼了我。

  工作之余,人们喜欢举办社交活动,结交新朋友。在参加活动时,没有“低头族”,大家都享受着交流时知识的碰撞和情感的交换。在MIT似乎没有学科的界限,学生的知识储备相当大,涉猎范围非常广,在与他们的交流中能学到各方面的知识。在平时,校内举行的学术报告也非常多,覆盖材料、化学、大数据、社会、经济等。在MIT app内寻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活动,我都会标记在日历里去参加。在双休日,我会参加波士顿当地的一些活动,例如小型音乐会、图书馆日、啤酒节等。

在这个冬季能持续半年的地方,波士顿人积极向上,热爱生活,不紧不慢。他们对生活乐观的态度非常感染我,一切开始变得美好起来了。



  

王惠:伦敦求学的二三时光

人物名片:王惠,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7届硕士毕业生,现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攻读博士,国内硕士生导师是袁兴中,国外博士生导师是Junwang Tang

  伦敦大学学院是英国“G5超级精英大学之一”,2018QS排名世界第7,是享有盛誉的大学之一。硕士期间,我主要从事新能源、光催化方向,而伦敦大学学院化学系拥有悠久而辉煌的历史,多位校友、教员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很幸运,我能成为同届唯一一个到UCL求学的国家公派学生。说实在话,我心中特别珍视这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当坐上飞往英国的飞机时,梦想随之一起起飞。在到达英国上空时,俯瞰美丽的英格兰岛,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美景。这是记忆中永远不会磨灭的画面。

  我在UCL理学院学习化学专业,导师是一名华人,课题组大部分都是中国各大名校的留学生。求学之路是艰辛的。我第一个学期只有一门英语课程,日常主要在实验室做实验、看文献、写文章等。这里一般上班比较晚,上午9点,学生和老师才来到实验室,不过一来实验室,他们就立刻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之中。有些学生一边做实验一边看文献,学习效率之高令我佩服。

  谈谈这半年我对于UCL科研模式的感想。国内做研究选课题,主要依据实验室的项目,向研究生分配任务,从而进行课题的研究。在UCL学习期间,我会不定期跟导师、师兄师姐进行课题讨论,学术氛围比较自由。每次跟导师见面,他阐述自己想法后,总会问一句:“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这个有意思吗?可以做吗?”导师的出发点是“我”,即我是否觉得该课题有趣,我是否认为这方向值得研究。作为学生,能深刻体会到这个课题的自主性,很容易有强大的自我驱动力,这对科研有很大的帮助。

  来伦敦前,我联系课题组师姐租好了房子。住处离学校很近,走路到实验室大约五分钟。伦敦的伙食令我实在不太习惯,而且价格太贵。后来,我像这里大部分留学生一样,一日三餐全由自己解决,省了很大一笔开销。

在平时学习之余,我也积极参加课外活动,加入UCL的社团。UCL一共有200多个社团,数量多、质量高,每个社团必须每年达到30个成员才可以成立。在开学的前两个月,UCL会举办一次社团迎新会。各类社团会布置展台和宣传海报,开展有趣的活动来吸引学生加入。UCL有很多跟艺术相关的社团,比如声乐舞蹈等,非艺术类专业的同学在课余时间用心排练,完成极具欣赏价值的演出。我加入的舞蹈社团每星期都会组织活动,既方便大家的交流,也丰富了课余生活。在周末放假时,我们一些玩得好的留学生会在中国餐厅聚餐交流学习经验,分享学习过程中的苦与甜。记得新年时,导师还特意叫上实验室全体中国人去他家跨年,包饺子、贴对联、看新春晚会,这些都令我们在外的留学生倍感温暖。



  

吴松熊:日本公派留学体验漫谈 

人物名片:吴松熊,土木工程学院2017届硕士毕业生,现在日本东京大学(University of Tokyo)攻读博士,国内硕士生导师是邓露,国外博士生导师是YAMAGUCHI Atsushi。  

  20179月份,我通过教育部留学基金委“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资助出国,开始在东京大学土木工程学院(Department of Civil Engineering)攻读工学博士学位,继续做与我读硕士时研究方向相似的——“海上漂浮式风机”相关研究。

  就我的经验来看,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国内教育水平的提高,出国留学的难度越来越低,主要原因有:一是国内的高校,尤其是如湖大一样的名校,其教育水平越来越能跟国际接轨,与世界名校的交流合作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得到国外大学的认可。二是中国大学生的素质在不断提高。良好英语水平已经成了大家的“标配”。在科研方面,国内大学生的参与程度也越来越高,很多同学都有参与科研项目的经历。三是中国留学生在国外留下了好的印象。随着世界各地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国外教授对中国留学生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愿意招收中国留学生。

  申请出国一般包括准备语言成绩、积累研究经验、联系导师、申请奖学金等步骤。但是,还有很重要的一步就是要下定出国的决心。只有下定决心,才能放手去干。我从上大学开始就想走出国门看一看,但抉择时却又犹豫不决,险些错失机会。出国自然意味着要放弃很多东西,所以大家一定要趁早抉择,不能瞻前顾后。

  来日本读博与去欧美国家有不同。日本读博的正常毕业年限是3年,但是攻博之前必须取得硕士学位(日本承认包括湖大在内的国内部分高校的硕士学位)。日本读博的奖学金也一般不由教授发放,而是通过日本政府或者其他项目资助获得。其中,国家公派(CSC)项目和日本文部省奖学金(MEXT)项目是中国留学生拿奖学金最主要的两个项目。

  生活方面,相比去欧美留学要面临的巨大文化差异和饮食差异等,来日本留学则要小很多。日本很多生活饮食习惯、传统习俗都与中国类似,许多古建筑都继承了中国唐朝风格并保存至今;日本以大米为主食,在街上随处可见中国餐馆。此外,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非常多,中国游客更是随处可见。因此,来日本留学能够很快适应这边的生活。

  虽然留学压力很大,但是如果大家有机会来日本留学,一定要学会调节压力,随时记得欣赏日本无处不在的美景。日本纬度跨度非常大,从南端的冲绳到北端的北海道,一年四季都有不一样的风景。即便只在东京,春天的樱花、夏日的海滩、秋季的红叶和冬雪下的温泉都是非常美好的景色。作为留学生,在科研之余能够方便地欣赏到和家乡不一样的美景,算是非常幸运的事情。


  

  

仇艳:悠然而充实的狮城时光

人物名片:仇艳,外国语学院2015级博士,现在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进行博士联合培养,国内导师是谭琼琳,国外导师是John Whalen-Bridge。  

  到达新加坡的第二天,是去新加坡国立大学(国大)报到的日子,我早早地出门去往学校。路上经过了一个小树林,看到好几只小松鼠在树上欢快地跳动,似乎一点都不怕人,它们的欢快与悠然自得拉开了我留学生活的序幕。我的研究方向是生态文学,因而也对生态与自然尤为关注。室友告诉我,新加坡别称狮城,不过也有人把新加坡戏称为坡县。称为狮城是因为新加坡的“鱼尾狮”雕像是新加坡精神的象征,但当时很疑惑为什么要把新加坡叫“坡县”呢?原来,国大校园里的“坡”真是不少啊,好在学校的教学楼与办公楼都是依地形而建,同一栋建筑楼,其左半部分可能建在小山坡上,而右半部分则可能建在小山脚下,在这里到处可以见到文化与自然和谐相容的景象。

  在国大,不用担心找不到学习的地方,这里有8个图书馆,你可以徜徉在图书馆浩瀚的书海里,也可以在图书馆自习室找一个自习的地方,安静地享受你的阅读与学习时光。每栋教学楼的走廊都会安放很多长凳与桌子,方便学生随处找到学习的地方。若临近考试,图书馆将会24小时开放,工作人员会在入口处准备一些小零食,为忙碌备考的学生带来一丝丝甜意。我选择了一个靠窗的、视野极好的座位,作为自己长期的驻扎地。不过,若想长期驻扎还是得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比如,每天得早早地来到图书馆,以免这个座位被其他人使用了。

  我在国大的外导是来自美国的John Whalen-Bridge教授,是美国现代派作家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的学生。他极为耐心,会不定时地对我的研究项目进行指导,他还推荐我旁听了几门文学课程,其中包括他自己教授的“美国文学”课。

  这里课堂模式给我留下了三点深刻的感受,让我受益匪浅:一是强调学生的主体性,课堂极为活跃。很多课程都以研讨形式为主,授课老师主要充当引导者,学生才是课堂讨论的主体。二是注重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与表达能力。每节课都有一个小组轮流作一次学习报告。作报告的学生不仅需要理解作品,而且还必须具备引导课堂的能力。三是学习效率高,课后要求阅读大量文献。也许是因为我的专业性质,我所旁听的几门课都需提前阅读大量的文献。有些课大概每三周需交一个作业,一般是5-7页的小论文。而每写一篇小论文的过程事实上就是阅读文献、发现问题与分析问题的过程。交作业那天,老师会要求学生对自己写的论文的观点提出来,让大家一起探讨。

  留学生活还在继续,愿回国的那天,我能幸福地对自己说“不负此行”。


  

  


林莉莎:枫叶之国的多彩生活

人物名片:林莉莎,数学与经济计量学院2014级博士,现在加拿大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进行博士联合培养,国内导师是李亚琼,国外导师是Jianhong Wu。  

  很幸运于20176月获得“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的资助,首先感谢国家和学校对我的信任和肯定,给了我这样一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作为湖南大学2014级直博生,我于20181月前往加拿大约克大学展开为期一年的联合培养学习,有幸师从应用数学领域著名专家Jianhong Wu教授。

  众所周知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国家,在种族、宗教及文化方面呈现出多元化,初来这个国度,眼前看到的和耳边听到的一切带给我不仅仅是新奇和欢乐,慢慢地也感受到这里多元文化的冲击和震撼,也让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在国内,我已经对异国学习做足了功课,并且自身的软件和硬件上做了充分的准备,殊不知,刚到这里就感觉到了压力,多伦多皮尔逊机场的第一次外语交流出现的口音尴尬,让我力不从心,默默安慰自己是旅途劳累而导致状态不好,但心里比谁都清楚,我需要尽快适应这里口音,变成一个“native speaker”。实际生活中基本交流更为简洁,这和我们从教材学到的有很大区别。为了尽快提高自身英语口语水平,解决在加国遇到的头等问题,我积极参加约克大学数学系每周的学术研讨报告会,并与实验室的同学们积极沟通,课余时间旁听博士研究生的课程。学习的同时,我也在不断地突破自己,顺利完成了一次英文学术报告。

  谈到日常学习的场所——实验室,这里可是一个有趣儿的地方。实验室成员来自中国、美国、韩国、伊朗、孟加拉国、印度、阿拉伯、日本等多个国家,世界各地的学者们组成了一个学术氛围浓烈而严谨、文化多元而深厚的团队。在Jianhong Wu教授的带领下,我们每个人都有着独到而清晰的研究方向,并在自己的领域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Jianhong Wu教授带我参与的研究课题是《时滞期权定价和贝叶斯推断研究》。通过前期的研究,我已经完成部分研究论文,发现时滞效应在期权定价中具有重要意义,并且考虑到贝叶斯方法在解释不确定性现象上的明显优势,将两者的结合应用定能收获不错的研究成果。

  少去了琐碎小事的烦扰,在这里的留学生活简单平淡而又充实,实验室、图书馆和健身房是我常去的地方。Jianhong Wu教授每周都会抽出时间来指导我的研究进展,国内李亚琼导师则会通过网络视频对我进行定期指导和督促,因此我的科研进展也十分顺利。

  转眼间,我在加国的留学生活已经三个月有余,未来几个月的任务仍然艰巨,在完成自身科研任务的同时,还需要准备博士毕业论文,因此我还需要更加努力。


  

  

陈南迪:做一个保持思考的纽约客

人物名片:陈南迪,化学化工学院2014级博士,现在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进行博士联合培养,国内导师是羊小海,国外导师是Richard Ting。  

  虽然我是化学院分析化学专业的博士生,但因为本科的医药背景,以及读研时的科研方向是纳米水平及分子尺度的生命分析化学,所以在选择公派联培学校时的目标就是医学院。201610月起,我获得了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到美国康奈尔大学医学院进行博士联合培养。有趣的是,我的国内导师羊小海教授受留学基金委“博士生导师短期交流项目”资助,2018年到访康奈尔大学交流一个月。

  康奈尔大学的校本部位于风景极佳的伊萨卡(Ithaca)。大都会博物馆前高高的楼梯,中央公园里被Blair投食的鸭子,都诉说着世界级一线城市的奢华与喧嚣。对应的纽约长老会医院同时是康奈尔大学与哥伦比亚大学的教学医院。从康奈尔医学院主楼步行3分钟分别可以到达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纪念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和特种外科医院(Hospital for special surgery)。在上东区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水泥森林中,这里集结了最高密度的生命科学的科研巅峰。

  因为中美教育体制的差异,美国的医学教育是从本科后开始的,医学院汇聚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只有各方面极为出色的本科生才有资格成为医学生,同时只有十分出色的医学生才有机会到优秀的教学医院成为住院医师(康奈尔的住院医师的收入是略高于博后的收入)。由于高昂的学费,医疗消费,大量的捐款,医学院也是大学众多学院中特别富有的学院之一。具有扎实的生物、化学基础的医学生在就读医学院及做住院医期间,在个人的兴趣范围内,导师的培养下以及学校制度的鼓励下都会在实验室开展一些有望于临床结合的医学研究。康奈尔医学院设有由NIH资助的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science centerCSTC),每年都会举行系列workshop,每次workshop的时间长达8个小时,都是由专门从事相关培训的资深教授负责的。同时CSTC下还有各学科的研究实验室,有专门的技术人员(大部分都是Ph.D)培训相关仪器的原理及使用方法,并且辅助测试收集数据。他们可以从非常专业的角度帮助医生设计及解决实验中遇到的问题。

  很多人觉得自己的英语不好,从而选择华人外导。其中,英语为母语的人并不在意我们的英语说得是否标准,语法是否正确,用词是否准确,他们更在意你表达的内容。而且,在美国因为没有QQ、微信这种通信软件,大家已经把E-mail作为了实时通信的工具,所以如果怕因为语言,无法跟外导有效交流可以选择用E-mail的方式。


  

  

李树帅:在荷兰逆风飞翔

人物名片:李树帅,电气与信息工程学院2017届硕士毕业生,现在荷兰代尔夫特工业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攻读博士,国内硕士研究生导师是王耀南,国外博士生导师是Max Mulder。  

  我在湖大度过了本硕七年,学到了丰富的理论知识,掌握了实用的电子技术。研究生院的老师更是提供了非常专业的指导,包括公派留学宣传讲座,申请指南以及派出注意事项等等。

  如今,我在荷兰代尔夫特大学MAVLab(微型飞行器实验室)课题组进行我的博士研究。作为博士,需要参与一些课程完成毕业所需要的学分。这半年时间内参与了一些课程,包括研究生院的课以及专业课。研究生院的课主要是关于一些广泛意义上的内容,比如说如何成为一个正式的研究者、博士生涯规划以及语言课程等;在这些课上,老师会不断与学生们互动,交流对不同问题的看法;此外,学生常常会以小组的形式对一些问题进行讨论。

  另一类课是专业课,该类课通常是面向硕士的,因此会伴随作业和考试,不同的是,这些课的作业虽然数量不多,但难以找到标准答案,因此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搜索和阅读与题目中概念相关的内容,所以在耗费时间完成作业的同时,也深刻的理解并掌握了其中的知识;我参加的专业课还有一个比赛,题目是飞行器在避免障碍物的前提下,飞的路径越长越好;题目包括了图像感知和处理,飞行器导航与控制,可以说是全面考验和锻炼了学生对飞行机器人的认知。

  课题研究组每周会有例会,对学术研究进展进行总结、对实验室设施配置进行讨论或者博士做报告;例会通常是对课题组建设的讨论,不会过多地讨论研究的细节,因为课题组的每个成员的研究方向常常是不一样的。

  荷兰以风车著名,由此可见,刮大风是很常见的事,遇到下着的雨的时候,伞根本没法撑开,所以,雨中骑车是这里常见的现象。自行车是荷兰的一种重要的交通方式,公路上有着自行车专用道,骑车速度可以很快且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抛开刮风和下雨,这里的环境还是比较优美的,距离海边只有10公里,气温非常的适宜,不会有持续的严寒和酷暑。

  另一个尴尬的事就是这边的饭菜常常是面包三明治之类的,没有麓山南路各式各样的小餐馆,甚至让人有点怀念曾经大学食堂里的菜了。因此,大多数人通常是带午饭到办公室,中午的时候会用微波炉热一下,然后成群地坐一起吃午餐。当地人的午餐比较简单且量少,以至于这里午餐后没有午休的习惯,我们猜测可能是中式午餐量多比较容易犯困。

  代尔夫特大学里到处可见中国留学生的身影,我所在的大组里有大约十个中国学生,平常会一起吃午饭,学术交流外加各种闲聊。中国学生之间交流更加方便,帮忙也更便利。节假日的时候会聚餐,特别是除夕一起包饺子,过春节,一起在异国他乡度过中国最传统的节日。


  

  

段雄波:在芝加哥体验行者无疆

人物名片:段雄波,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2015级博士,现在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Argonne National Laboratory)进行博士联合培养,国内导师是刘敬平,国外导师是Scarcelli Riccardo。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受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我于2017102日开始在美国芝加哥大学-阿贡国家实验室进行为期两年的联合培养学习,主要研究方向为发动机数值计算与仿真,将于201910月回国。在美国呆了半年,我充分感受了美国的学习和科研氛围,体会了美国的文化,增长了见识。

  芝加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位于美国国际金融中心芝加哥。截至2017年,共有92位诺贝尔奖得主在芝加哥大学工作或学习过。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Argonne National Laboratory,简称ANL)是美国的科学与工程研究实验室之一,其前身是芝加哥大学的冶金实验室(Metallurgical Lab),现在隶属于美国能源部和芝加哥大学。

  在留学期间,我师从Scarcelli Riccardo研究员。到阿贡的第一个月,办理登记手续,熟悉实验室工作环境,完成各种各样的安全培训与逃生技巧,认识课题组成员。团队领导安排我们每两周进行团队会议,介绍项目的进展。

  由于在导师的科研团队中,有中国人、波兰人、德国人和印度人等,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存在交流和理解的问题。虽然现在来了半年,但英语还在熟悉过程中,希望能尽早融入团队,找到合适自己的科研道路。

  在这边,我了解到中国汽车发动机设计制造技术与国外之间的差距。国内很多前沿的发动机技术在国外已经很成熟,甚至很多年前已经上市量产,技术储备很完善。而且,国外院校和科研机构的学术氛围更加严谨自由。国外研究人员对待学术研究与工程问题的态度一丝不苟,非常专注,能够持续的投入与辛勤的耕耘。此外,科研团队里的每个成员各司其职,负责擅长领域的事情,比如,有专门负责做实验的工程师,有专门负责做数值模拟计算的研究员。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周末或者闲暇之余,实验室的中国朋友会组织一起聚餐,看篮球赛,打篮球,去周边城市旅游,感受美国本土文化与风情等。

  作为独自求学异国他乡的留学生,同胞之间的交谈与帮助,显得格外亲切与安全。实验室附近有很多中餐馆,在这半年期间,饮食都能满足自己需求。同时,来自祖国五湖四海的联培学生,周末相聚一起做大餐,畅谈人生与理想。在留学期间,我的国内导师刘敬平教授一直通过邮件对我进行指导和督促,让我的研究工作稳步开展。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努力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为将来回国进一步研究做好准备,实现自己的理想与人生抱负。



  

钟浣霏:曼彻斯特大学追梦

人物名片:钟浣霏,工商管理学院2017届本科毕业生,现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攻读硕士。

  我很荣幸通过了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的评审,被录取为2017年国家公派硕士研究生项目出国留学人员,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就读为期12个月的会计与金融授课型硕士。

  曼彻斯特大学商学院的学历获“三连冠”——世界三大顶级学术认证机构(AMBAEQUISAACSB)认证。根据英国官方科研水平评估(RAE),曼彻斯特商学院的会计与金融系是全英仅有的两个六星级会计与金融系之一,也是英国唯一被官方承认为六星级的独立的会计与金融团队。在修读会计与金融专业过程中,我感受到了学校顶尖的会计金融研究水平,以及注重实践的教育水平,并借此进一步扎实知识架构与学术功底。

  第一学期我们一共有四门课,其中三门是必修课,一门是选修课,选修课我们可以在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课程。我的四门课为会计财务报告(Corporate Financial Reporting),资产定价(Asset Pricing),计量经济学(Cross Sectional Econometrics)和投资组合(Portfolio Investment)。

  在这边的学习过程中,老师们带领我们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会计与金融专业这门社会科学,让我看到更加立体的会计与金融专业,看到了很多以前看不到的方面。老师们还非常强调批判性思维的重要性,让我们了解各种看待问题的视角。通过不同视角的结合,我学会了更加全面地看待问题。很多时候,社会科学的问题都没有绝对唯一的答案,在不同的社会情境下会有对问题的不同解读,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四门课程中,投资组合课程是一门比较有趣的课程。它让我了解如何制定投资决策,选择符合投资目标的资产组合,实现投资组合多元化和风险收益优化。每周我们都会通过阅读Financial Times了解全球和新兴市场投资情况,讨论并分析全球市场股票的走向和影响因素。我们还会学习使用彭博终端(世界上主要的金融信息系统之一),查阅和分析实时的金融市场数据。在小组项目中,我们利用彭博终端,模拟专业资产管理人员管理两个基金,通过宏观市场和行业分析,构建投资组合并评估其回报和风险。

  除了平时的课程以外,商学院还会举办很多的学术交流会议,让我们能接触和了解更多前沿的研究。比如,商学院曾和英国财务报告委员会(Financial Reporting Council)共同举办了一场关于英国公司治理准则的交流活动。活动邀请了很多学术精英和国际大公司的执行董事会成员及顾问,一起讨论交流对于英国公司治理准则的看法。

  感谢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和曼彻斯特大学给了我机会,站在更好的平台上学习,接触顶尖的会计金融研究,了解前沿理论在世界各地的实践情况,不断提高自身的水平。


转自湖南大学新闻网《湖南大学报》(电子版,第1408期)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麓山南路研究生院楼D栋4层

电话:0731-88821224(综合办)、88822856(招生办)
88822824(培养办)、88823112(学位办)

微信公众号: